Herstoria

一群女权主义者的亚历山大学院


去中心化的中心—谈耽美文化的利弊与转向

"在腐文化推动了性少数群体平权深入人心的同时,是不是也失去了什么自己原有的特质呢?" 声势渐涨的腐文化的可以看做女性对于以男权为中心的文化话语权的抗击。然而作为反抗者的腐女群体,因为长期浸淫于男性文化霸权下的社会氛围,她们既对家长压迫形象的男性深恶痛绝,却又不得不将男性符号化,他们对男性和霸权的认识是片面的。换言之,虽然腐文化是腐女对于男性性别霸权的反动,却又具有对男性符号的依赖性。这种依赖性充分地体现在腐文化本身,女性觉醒之时空有反抗意识而没有精神寄托物,同时找不到可以完全借鉴学习的模板,那就只能向与自己不同的男性客体寻找突破桎梏的可能性。

假面舞会与脱衣舞娘

这是一篇关于女性身体与符号意味的讨论:我们的身体在父权的象征系统里无处逃脱。 毫无疑问,涂抹口红的嘴唇无法进食,因为口红已经使得嘴唇被抽象化,符号化,嘴唇脱离了女性生理意义上的身体,它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高度象征性的场合,它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女神的嘴唇,它是绝对的柔嫩与饱满,它充满诱惑,或者说它就是诱惑本身。

道政坼离:刘大鹏、刘玠父子两代人的女性观分野

《梦醒子:一位华北乡居者的人生》是牛津大学历史系教授沈艾娣(Henrietta Harrison)女士的力作,全书通过对山西一普通士缙刘大鹏日记进行诠释与解读,开掘出近代权势转移之际道政分离、道出于二的大转轨期,中下层知识人所面临的困境与抉择。沈艾娣女士以汉学家特有的细腻视角敏锐地把握了此期知识人的心路历程,勾勒出了近代化路径中为人们所忽视的苦楚与创痛。

晚期资本主义与男权的共生体

近日,一篇名为《一个史诗级直男癌赚了280亿会做什么?》的文章在网络上广为传播。 文章介绍的主角多益网络CEO徐宥箴(徐波,微博ID煮肘)是数款火爆游戏的策划者,在去年就跻身IT界十大首富,总身价280亿人名币。 在微博上他多次发表了性别歧视言论,譬如鄙视剩女,认为女性最大的价值在于生育,希望年轻漂亮的女孩给他生儿育女,女权主义是丑陋的女性迫害其它女性的运动。从微博晒图来看,他虽然不婚,但已经拥有多个女友和孩子。 Herstoria 特邀Acel Rovsion , 发表他对徐波事件的看法。

发刊词:对男权形成常态的世界发出一点声音。

人们总是对新生事物充满兴趣,当且仅当这个事务满足现代性中对奇异性的审美,仿佛是现代性叙事的一种绵延,在既有的生活逻辑下生产了新内容,填充了某种猎奇的美感。但对另一种新生事物却充满恐惧,因为她打破的是对现有秩序的那种常态,颠覆了现有的生活逻辑。